穿一身粗布烂衫不说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10 03:51    次浏览   

无可非议,理宗的人生幸运无比。宋宁宗有八个儿子,居然夭折了四双,于是,宁宗不得不从侄子里选拔接班人。很快,血缘亲近的祁国公赵竑被宁宗相中。

赵昀的一连串行为可谓招招击中史弥远的心坎。赵昀深知自己能被史弥远看上,只因自己的血统,所以自己必须摆出帝胄的架势。而“朕闻上古”表明所有一切自己都已了然于胸,根本不用史弥远道破助己夺位的惊天阴谋,这就隐晦地展现了史弥远苦苦寻觅的王者气息。

宋理宗赵昀对“四人帮”的罪恶彻底醒悟。面对万危局势,他再次展现了不可思议的政治天赋。他对“四人帮”中已病故的阎妃追封谥号,然后对剩下三人有步骤地进行削弱。与打击“史党”截然不同,这次赵昀的手段非常温和,只是稍稍降了三人的官职,然后迁出京城,仍以高薪豢养。

果不其然,在危急关头,史弥远派出大量密探,找寻流落民间的皇室血脉。不久后,赵昀便被秘密送进临安相府。可是赵昀虽然血统高贵,但打小就过着乞丐般的寄食生活,穿一身粗布烂衫不说,还操着一口浓厚的乡村土话。见此情形,史弥远失望透顶。

转载注明历史说http://www.lishiqw.com

在宋朝十八帝中,理宗赵昀出身最为卑贱,血统也最不纯正,却叱咤大宋王朝四十余载,北伐灭金的壮举更是令其堪称一代大帝。而令人惊诧的是,真正铸就赵昀奇幻人生的,并非秦皇汉武那种王者霸气,也非唐宗宋祖那般帝王风范,而居然是市井滑头们独具的“变色”绝技。

赵竑自掘坟墓的举动,以及史弥远急切脱险的心态无疑令风平浪静的南宋政局产生无限可能,这就给了赵昀一步登天的难逢良机。

但恰恰是在这种关键时刻,赵昀显现出了庸人难有的政治素养。见到高高在上的宰相,赵昀不但不跪不拜,而且一言不发高傲不已。这令史弥远隐约看到了一丝希望,他决定试探一下赵昀的文化水平。赵昀要过笔墨纸砚,大笔一挥,写下四个大字:“朕闻上古”。史弥远当即被迎面逼来的帝王风范惊得哑口无言。许久后,从震撼中醒过神来的史弥远感慨万分地拉住赵昀的双手,叹道:“此乃天命!”

经过这一番周折,赵昀利用深沉稳重的个性彻底征服了命中贵人史弥远。随后,赵昀被送到名儒郑清之家中,潜心修习皇家礼法。三年后,在史弥远的积极努力下,赵昀被册封为亲王,开始向他的终极目标—皇位正式发起冲击。

当此之时,三岁丧父的赵昀尚寄居在穷亲戚家里,根本无人问津,皇位更不可能跟他产生任何交集。可是谁也没料到,本来可以稳稳当当继承皇位的赵竑竟然耐不住寂寞,在身处东宫的敏感时期大放厥词,高调议政,先是责备杨太后奢侈无度,接着大骂当朝宰相史弥远媚上弄权。更有甚者,赵竑竟在一次酒后在宠妃面前指着地图上的琼州(今海南)吼道:“吾他日得志,置史弥远于此。”赵竑做梦也没想到,他身边的宠妃都是训练有素的情色间谍,而她们的主人正是史弥远。史弥远收到这条致命信息,下定决心跟赵竑拼个你死我活。

“绍兴老母”指的正是威信极高的杨皇后。赵昀此言,表明自己早已把皇位看作囊中之物,所以郑清之的询问根本就是多此一举,同时也委婉地表达了心中的忧虑,因为杨皇后是新帝合法性的提供者,她不点头什么都是白搭。这就提醒了史弥远当务之急是要做好杨皇后的思想工作,而不是在集团内部发起无用的恐慌。

虽然史弥远对赵昀打心底满意,但废立大事毕竟牵涉诛九族的通天大罪。因此,在得知宁宗病入膏肓命不久矣时,史弥远决定对赵昀做最后一次“检测”。于是,郑清之急匆匆赶到赵昀府邸,直言不讳地询问赵昀敢不敢做皇帝。谁知就跟当年一个套路,任郑清之如何道明利害,赵昀就是一言不发。郑清之忍不住带着恳求的腔调,说道:“不言,吾何以复?”赵昀这才淡淡地回答:“绍兴老母尚在。”又是几个字的精练答语,可郑清之一听,立刻直奔相府告知史弥远,可以放心大干了。